首页 > 热点资讯 >新闻内容

租客惠|顾客纷沓而至 店主平台捞金

来源:租客网 2020年09月05日 17:46

 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,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客商资源,建立了一套完善的优惠模式。


租客惠以广大租客为核心,秉持“惠生活”的理念,联合合作商家推出了“免费引流+多样营销+无忧收款”的惠满意专属服务,使商家获得了切实的优惠。这份优惠能直接体现在店内商品的优惠上。当租客们选择租客惠合作商家,能获得更多的优惠,买到又好又便宜的礼品。



相关推荐

租客网已经转型成全部租用绿色生态!

据相关数据分析,现阶段在我国大约有1.6亿人租房子定居,占城镇居住人口的21%。这之中以新就业的在校大学生和外地人流动人口为关键人群。从长期性要求看来,在我国房客人群偏低龄化。大家都知道,“巨额保证金”、“巨额介绍费”,“带看费”等各种各样花费,一直是压迫在许多房客身上的大石头,可绝大多数楼盘都把握在房产中介公司手上,不通过中介公司租房子非常难寻找适合的房屋,即便租用体验感较弱,花费也较高,许多房客依然会根据第三方中介公司来开展租用。传统式租房买卖中,服务项目长期性缺少,也慢慢暴露出服务水平差、诈骗、二次收费、信息内容虚报等难题,传统式中介公司服务平台在服务项目参加全过程中确保不足。这种难题很容易刺激顾客寻找新的租房感受。在难题与要求双向驱使下,怎样打造出令人满意的租房感受十分重要。而租客网更是由于看到了这种困扰,因此即刻采取一定的有效措施,处理众多房客在租房子全过程中遭遇的难题。租客网争取在租用上打造出完美消費感受的服务平台,在处理销售市场“虚假信息”等困扰的基本上,明确提出了“单侧收费标准”。说白了的租客网“单侧收费标准”便是房主与房客达到买卖后,租客网服务平台只扣除房主单方的花费,不扣除房客一切花费,从看楼到搬入,除去房租以外,房客不用付款一切花费!做为中国第一个在房产租赁中明确提出“单侧收费标准”定义的服务平台,租客网毫无疑问是为一部分“二次收费”的中介公司及服务平台作出了榜样。无论是房产中介还是租赁平台,全是当做房主与房客中间的信息内容联接者,根据信息内容配对达到买卖后,从彼此得到一部分花费,也就是大伙儿常说的“介绍费”。而租客网这一胆大的试验,针对全体人员房客而言也是一个缓解租房子压力的好机会!从巨额介绍费及多种花费,到租客网“单侧收费标准”,租客网已经转型成全部租用绿色生态,其关键是确保房客有着全步骤高质量的租房子感受。《中国长租服务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信息,预估2018全国各地出租房总体在7500万件上下,在其中B2C组织房主房子在2500万单人间,C2C的房主在五千万套上下。因此要想完成精确配对,只靠中介公司的能量难以达到,务必借助网络平台的互联网大数据体制。而做为互联网技术房客唯一纯正平台网站的租客网,在“单侧收费标准”、“信用体系”、“房客安全性”等有关服务平台作用的支撑点下,看起来更具有优点!能够预料的是,在租用制造行业有着最普遍受众人群的租客网终将变成我国IT行业的新独角兽,为全部房客送去更方便快捷、性价比高的租用感受!

2020年08月31日 10:54

美国警告印度:收“谷歌税”可能会招致报复

4月29日消息,据印度媒体报道,美国已经发出警告,印度对外国网络广告平台征收6%的均衡税,可能会对印度海外贸易造成损害,增加印度公司在国外的经营活动遭受所在国报复的风险。美国称,印度违背国际公认原则,采取的是双重征税。美国的贸易壁垒最新报告还指出,印度数字贸易存在一系列问题,如数据本地化要求、对跨境数据流动进行限制、扩大强制转让知识产权以及对国内数字产品实行优惠待遇等。华盛顿“强烈建议印度重新考虑这些政策”。美国政府称,征收均衡税,或所谓的“谷歌税”,是对国际公认原则的改变,数字税收机制应建立在多边基础上,不能双重征税。2016年,印度对谷歌、Facebook和Netflix等公司开征网络广告税,即均衡税。今年,印度将其范围扩大到源自印度的所有跨境电商交易。美方称,印度电商行业外资限制政策,限制了许多电商为印度市场服务的能力。印度允许外资电商从事B2B业务,但禁止外资电商从事直接面向消费者或以库存为基础的零售业务。美国称曾积极寻求双边和多边机会,以增加进入印度市场的机会,但美国出口商继续遇到严重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,阻碍美国产品进入印度,特别是乳制品、家禽和高端专业设备。为了解决双方贸易纠纷,两国已经展开了长达一年多时间谈判。

2020年04月29日 11:24

Facebook、亚马逊、阿里抢滩印度杂货电商,做印度版“京东到家”?

在与每个人生活都息息相关的杂货电商领域,会产生哪些突破性变革,形成怎样新的格局,都充满了不确定性。而对于这个赛道上的众多玩家来说,除了烧钱做大规模,如何盈利、在市场中存活,或许更是值得思考的问题。在移动互联网增长最快的印度市场,从不缺少世界巨头的参与。最近,关于「社区商店电商化」的竞赛正在持续升级。玩家们都想趁着疫情,把广布印度大小社区的6000万杂货商店搬到线上。4月21日,社交巨头Facebook向信实工业旗下的Jio豪掷57亿美元,欲推进社区商店通过JioMart和WhatsApp无缝衔接实现O2O新零售。紧接着,“电商一哥”也坐不住了。4月23日,全球最大电商平台亚马逊在印度开启“亚马逊本地商店”计划,思路和Facebook类似,把社区商店吸纳到亚马逊平台,让用户就近下单,完成购买,同时也通过数字化方式为店主来增加人流,扩大商铺零售规模。杂货电商为何如此火爆?印度的人口规模有13亿,零售市场发展潜力巨大,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,似乎并未在这一领域带来规模性的变革。目前印度零售主要依赖小型社区店和夫妻店。亚马逊印度地区经理阿米特·阿加瓦尔(AmitAgarwal)此前曾对外表示:“印度的电子商务市场相对于总零售市场规模来说太小了,不到3%。”可观的市场规模,巨大的人口红利,蓬勃发展的移动互联网,难怪巨头们都对印度电商虎视眈眈。疫情之下,杂货电商全力加速新冠疫情冲击下,印度“封国”政策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巨头们在杂货电商的布局。当地时间3月24日,印度总理莫迪发表电视讲话,从当天午夜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为期21天的“封城”措施,以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。民众取消一切社交活动,除购买生活必需品等特定情况外一律不要外出。4月1日,印度贫民窟出现了首个确诊病例,并在当天夜里过世。4月14日,莫迪政府下令“二次封城”,时间延长至5月3日。长达一个多月的全面“封城”让印度人意识到,线下零售远比线上电子商务靠谱得多。据报道,当地市场调研公司LocalCircle对全国244个地区的消费者进行的调查显示,在封锁期间,当地零售商相对于电子商务平台的效率要高得多,大多数印度消费者都是通过当地供应商和零售商店购买水果和蔬菜。此外,疫情期间政府对电商平台的政策管理也一变再变。据雨果网报道,几经反复,印度政府仍禁止电商平台出售非必需品。在此之前,印度政府发布了一套修订后的服务指导方针,允许电商平台在延长的封锁期间提供服务。包括Flipkart、Snapdeal等在内的电商公司正准备从4月20日起全面恢复运营。如此一来,电商市场不得不又回到之前的状态。于是,遍布印度的6000万个社区杂货商店成了当下最具活力的卖家。早就有意进入这一领域的巨头顺势加速布局。Facebook投资的网络运营商RelianceJio,今年初推出了自己的杂货平台JioMart。Jio拥有约3.88亿用户,除了基本的网络服务,用户可以使用Jio旗下的音乐、视频、电商、游戏等应用。目前,JioMart提供五万多种杂货产品,支持免费送货上门,并且没有最低消费金额限制。Facebook方面的优势则是在印度拥有庞大的WhatsApp用户群:超过4亿印度人使用这一即时通讯应用,远超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。此次投资后,Facebook的4亿用户将向Jio敞开大门,用户有望在一个应用即可完成选购、聊天、下单。届时,集通讯、支付、电商于一身的WhatsApp很可能成为10亿用户级别的超级应用,两家合作的野心被描述为“打造一个印度版微信”。如此看来,Facebook投资的意图十分明显:在巩固社交传统优势的基础上,高效加码电商。Facebook与JioMart的联手尚处于起步阶段,另一方面,其对手亚马逊的排兵布阵已经操练了6个月之久。疫情直接推动了亚马逊杂货电商服务的上线。亚马逊印度市场副总裁戈帕尔·皮莱(GopalPillai)表示,公司正在等待隔离政策的解除,以便能够全面推出该计划。据外媒报道,亚马逊将为该试点计划投资1亿卢比。皮莱在一个采访中提到,该计划已经在印度一百多个城市的5,000多家社区商店和零售商中试用了六个月。合作方包括当地杂货店、电子产品商店,以及书店、运动用品、家居等卖家,店主可以自行选择订单配送范围。此外,亚马逊的“本地商店”计划已经从印度超一线城市,以及一、二线城市启动,包括德里、孟买、勒克瑙和苏拉特等。硝烟早已燃起事实上,杂货电商的战争不是疫情期间才开始的,此前就早有苗头。2019年8月,亚马逊在印度南部城市海德拉巴开设了其在全球范围内的最大园区,准备在这个全球增长最快的零售市场之一大举扩张。今年1月,Techcrunch报道称,亚马逊创始人杰夫·贝佐斯(JeffBezos)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内向印度投资10亿美元,带领100万家微型、中小型企业在线上销售,帮助其完成数字化转型。(在此之前,亚马逊已在这一重要市场投资了约55亿美元。)不久后,亚马逊又宣布将在3月份进军印度外卖市场,外卖业务将作为亚马逊PrimeNow或亚马逊Fresh平台的一部分。此前,亚马逊已经针对两小时送货服务对供应链进行了大笔投资。作为外卖新进选手,亚马逊计划在佣金收取方面低至竞争对手的一半。进军外卖市场后,亚马逊可以为其Prime会员用户提供全方位的产品,包括生鲜百货、电子产品和家居用品等,而这都只是亚马逊在印度市场中庞大计划的一部分。Facebook方面则在去年8月收购印度社交商务平台Meesho的少数股权,后者是2015年才成立的初创公司,业务本身对Facebook有很强的依赖性。Meesho的商业模式就是通过社交媒体,将个人卖家与零售商联系起来。卖家在Meesho平台上架商品,然后转发到Facebook、WhatsApp和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,吸引买家购买。据报道,当时已有逾1000家供应商和2万家商户在使用Meesho平台。可以想见,仅Meesho一个平台或许难敌亚马逊的强烈攻势,况且Meesho电商生态可以说是完全依附于Facebook。因此,豪掷57亿美金入股有社区电商服务的电信巨头Jio,对Facebook来说,是积极抵抗,也是强势防守。激烈的本地竞争巨头动作不断,而印度本地市场的独角兽也不是等闲之辈。成立于2011年和2013年的在线杂货平台BigBasket和Grofers,在印度在线杂货市场上占据了70%的市场份额。疫情期间,两家平台订单激增80%以上,BigBasket的订单甚至曾一度增加5倍。最近,BigBasket刚刚完成了6000万美元融资,投资方包括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。同时,BigBasket表示,将计划在6-9个月内再完成一笔规模更大的融资。目前,这家公司正在扩充送货员队伍,来满足激增的用户需求。另一家本地平台Grofers,3月底完成了新一轮4.3亿卢比的融资,这个月又传出外卖平台Zomato拟对其进行收购的消息。在和杂货平台很近的外卖领域,Swiggy和Zomato堪称当地两大巨头。Swiggy在印度520个城市拥有完善的餐厅配送网络,拥有超过16万个合作伙伴,且以每月1万个的速度在增长。网约车巨头Uber曾在印度高歌猛进推出外卖服务UberEats,但每月高达2000万美元的消耗让Uber终于不堪重负,在今年1月以2.06亿美元的价格将外卖业务出售给竞争对手Zomato。目前的印度外卖市场形成了Zomato和Swiggy双寡头垄断的局面。可见,印度杂货电商的格局正处于变革之中,本地玩家的实力亦不容小觑。作为全球最受关注的新兴互联网市场,印度的热度未来几年只会有增无减。莫迪政府雄心勃勃推出“数字印度”计划,加快印度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,推动了巨头们扎堆前往,以及本地选手的迅速成长。在与每个人生活都息息相关的杂货电商领域,会产生哪些突破性变革,形成怎样新的格局,都充满了不确定性。而对于这个赛道上的众多玩家来说,除了烧钱做大规模,如何盈利、在市场中存活,或许更是值得思考的问题。参考资料:腾讯科技《亚马逊在印度开设全球最大园区,与死敌沃尔玛展开竞争》竺道《为什么这次新冠病毒疫情让印度人发现电商其实并不靠谱?》牛科技网《激烈的印度外卖市场:Uber外卖业务打包卖给对手,亚马逊强势进入》Telanganatoday,Amazonlaunches‘LocalShopsonAmazon’programme

2020年04月28日 09:53